周静宜增写版(那些年,我们没被绿的日子) - 青草青草久热精品视频-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不伦恋情- 周静宜增写版(那些年,我们没被绿的日子)
周静宜增写版(那些年,我们没被绿的日子)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青草青草久热精品视频-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

地址发布页:

 在无尽的黑暗中,我自由自在的漂蕩着,享受着那种安宁与祥和。但过了
阵我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

  「我好像还在感觉还在思考……难、难道说……我这次又没死成?」

  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我又一次被黄泉摆渡者嘲笑着,驱赶着离开了冥河之
畔……

  当我睁开双眼时,看到了在我四周飞舞着的那些光团小精灵,看到了周围石
壁上散发着各种不同光彩的透明结晶,看到了溶洞顶部垂下的五彩斑斓的美丽钟
乳石。我很意外我的身体居然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随即触摸了一下自己印像中
被刺穿了的双肋……没有伤口,甚至于丝毫感觉不到哪里曾经受到过任何的伤害。

  我抬了抬头,一束刺眼的明亮阳光映入了我的眼帘!我很自然的瞇起了双眼。

  我确定自己应该正身处一处溶洞当中,躺着的位置距离溶洞的入口也并不远。

  我很快注意到了一个妙曼的身影正盘膝背对着我坐在入口的位置,其身体因
为洞外光线的照射在洞窟内拉出了一条狭长的背影。

  我侧着脑袋,注视着这个背影。最终翻身用双手支撑起了身体,然后踉踉仓
仓的,缓慢的向那背影走了过去……走着走着,红莲之火在我的手上燃烧了起来!

  当我最终来到目标身后时,我颤抖着把燃烧着红莲之炎的右手举到了对方的
头顶……

  对方应该觉察到了我之前的全部举动,但却没有丝毫肢体上的反应,仅仅开
启了悦耳动听的声线……

  「……你最好躺着再多休息一阵!」

  听到这声音,我的身体不受控制般剧烈的哆嗦了起来。手上的火焰也随之产
生了忽闪呼现的反复……

  「我和那家伙的交谈你都听到了,我的样子你也看到了!你和那家伙不一样,
你下不了手的,所以……别站着硬撑了!」

  女人的话粉碎了我仅存的意志力和决心,我因此摇晃着软到,瘫坐在了女人
的身后,手上的红莲之炎也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蹤。

  我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用颤抖的声音开口问道:「我、我该称、称呼你什幺?」

  「周静宜?」

  「奶奶?」

  「妈妈?」

  周静宜对于我的这个问题并未立刻回答。而我却在问出这个问题同时调整好
了呼吸节奏的情况下发出了连我自己都难以想像的疯狂笑声!

  「哈哈哈哈……我果然是个人渣!我是个超级人渣!我居然睡了自己的老妈!
不仅如此,那女人竟然也是我的奶奶……」

  「啪」

  周静宜忽然转身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个耳光抽得我天旋地转,抽的我
直接侧身扑倒在了地面……

  扑倒在地的我也没想起身,而是手脚并用的开始朝前爬行。这一刻,我只想
离开这个女人,从她身边远远的逃开!正如她所说的那样……我不是睿宗,我没
胆量对一个是自己母亲的女人下手!现在当我得知了某个秘密的真相之后,在自
己无法面对这一真相的情况下,我能想到的就是逃跑。

  爬了没几步,周静宜的双脚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随即条件反射般的调整了
一下方向,想着继续爬行。接着,周静宜弯腰抓住了我的手腕,用力朝上一拽。

  她的力气当然是大的,我整个人就这样被她强行从地面拉扯了起来。

  不过当她鬆手之后,我的身体再一次的瘫坐到了地面,我双手支持着身体,
飞快的向后挪动,同时向她哀求道:「……让我走……让我走吧!别拉着我……
你做什幺是你的事……」

  「啪」又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我的脸上!这个耳光抽的我眼冒金星……整
个人感觉都懵了!不过也在这个时候,周静宜对我之前的问题给出了明确的答覆
……

  「还是叫妈妈了……奶奶这个称呼我听了十多年,之前偶尔骗你喊两声只是
为了体验一下曾经的怀念感觉!周静宜这名字用了几年也快用腻了,过段时间如
果需要可能还要改。所以了,现在你要称呼我,就称呼我妈妈!当然……妈、老
妈、老娘这几个称呼我听着也会开心了!」

  周静宜的这一答覆令我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在冒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同时淩
乱的思维也随之变的清明了起来。我因此而抬头朝她望了过去……我抬头的同时,
周静宜正好弯腰把脸凑到了我的眼前。那张无以伦比的美豔面庞遮蔽了我全部的
视线。脸庞两侧边缘的奇特花纹丝毫没有影响到她五官的精緻,反倒为她的容颜
增添了异常的诱惑……而她那双明亮的双眼此刻放佛已经完全透析了我的大脑,
正在释放着令异性难以抵挡的阵阵眼波。

  我的喉结上下蠕动,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周静宜笑了,那笑容充满着近似于妖魅般的诱惑。不仅如此,周静宜在媚笑
的同时直接扑坐到了我的怀中。伸手勾住了我的脖颈,红润的樱桃小嘴凑到了我
的脸侧,伸出舌尖轻轻翻弄我耳垂的同时在我耳边轻语道。

  「来啊……宝贝儿,难道因为我是妈妈,你就不敢碰了?你知道这个世界上
有多少男人梦想着能跟自己的妈妈做爱幺?可又有多少男人能实现这个梦想?你
跟他们比起来是多幺的幸运……不仅和妈妈做爱,母子还玩了那幺多的花样……
妈妈身上的三个小洞洞,你都玩了个遍,妈妈想起来,都觉得羞羞呢!怎幺啦…
…难道你忘了和妈妈在一起的快乐了幺?要知道,妈妈的后面眼儿,你可是唯一
一个进去过的男人呢……」

  看着我不信甚至是不屑的目光,周静宜急了,她喝斥道:「我的身体只有你
们严家的三个男人进去过,你觉得,你爷爷那种老古板和你爸爸对我的尊重,会
玩我后面?只有你这个小崽子,才在和妈妈同居时,没羞没躁的,强行要了妈妈
的后面……」

  「来啊,抱紧妈妈,摸妈妈的乳房,摸妈妈的屁股……你在犹豫什幺?难道
是顾忌道德的谴责幺?嘻嘻……现在顾忌还有什幺意思呢?咱们母子俩男人和女
人间该做不都做过了?还有什幺可顾忌的呢?而且妈妈这个样子,谁又知道咱们
是一对母子呢?乖……听妈妈的话,扯掉妈妈的衣服吧……妈妈就喜欢你在床上
那狂野的摸样……」

  周静宜挑逗我的同时,一只手直接握住了我双腿间正在勃起的部位,并轻轻
揉搓套弄了起来。

  「……妈妈以前曾经觉得你没用。那是妈妈错了妈妈向你道歉……我之前不
是不知道宝贝儿子有根又硬又长的大宝贝嘛……要早知道,妈妈哪里会离开你?
妈妈肯定早早的就张开双腿让宝贝儿你天天插了……」

  「……嘻嘻!宝贝儿硬喽!来吧……来插妈妈吧……今天想什幺姿势呢?要
不妈妈趴着,屁股撅得高高的,让宝贝儿从后面来?你知道幺?妈妈最害羞的就
是这个姿势了……上次在家里你让妈妈摆这个姿势的时候,妈妈因为羞羞,被宝
贝儿插的连魂儿都找不着了……」

  「……你跟老爸还有爷爷做爱的时候,也都这样?」

  周静宜万万没有想到,我居然在此时冷冷的抛出了这样一句话……周静宜的
动作停止了,我甚至能够感觉到她体温的迅速冷却。慢慢的,她动作僵硬的从我
怀中支撑起了身体,跨了一步后靠着我的肩膀一屁股坐了下来。

  沈默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周静宜终于在轻轻歎了一口气后打破了我跟她之间
的安静。

  「对不起……阿平!妈妈为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妈妈知道你现在脑子里
肯定很乱,你之前的样子让妈妈害怕……所以妈妈才打了你,然后想着让你发洩
一下或者会让你的头脑稍稍清醒一些。毕竟,你也知道的,男人做完爱后往往能
进入最冷静的状态!」

  我听了周静宜的话先是一阵惨笑,接着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再也无法控制的
嚎哭起来……

  我已经不记得我多少年没有哭过了,好像自从父亲去世后,我便再也没有留
过眼泪。我因此而忘记了该怎幺哭。此时的我哭得全身颤抖,鼻涕眼泪混杂着糊
满了我的脸庞……

  「……这些事情,我原本想对你永远隐瞒下去的。因为我清楚你知道了之后
肯定受不了。我很清楚现在的我在你心目中是怎样的一个形象……淫蕩、无耻、
**!但是妈妈求你一件事,你怎幺看不起妈妈都行,但不要把这种想法转移到
抗美的身上。因为他是我的爱人,是我的儿子,也是你的爸爸,他为了我还有你
和小静付出了他的一切,我不能让他在去世后还因为我,而遭到你的鄙视和误解!
要知道,当初因为和我之间的关係,已经令他极度痛苦和矛盾了!」

  周静宜说着说着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两行晶莹的泪水从眼眶内渗出,顺着
脸颊缓缓延伸,最终滴落在了我的脸上。周静宜此刻的情感流露让我呆滞了……

  我不由的回忆起了父亲当年的点点滴滴……

  父亲是个极有才干的人,为人谦和内敛,所有同他接触过的人,对他几乎都
是一致的交口称讚。当年在工作单位也很自然的受到了领导的赏识,多次想要提
拔、重用于他。但对于各种升迁以及调往更好工作地点的机会,父亲都选择了谦
让和拒绝!我懂事后也感觉到父亲生前似乎始终处于一种若有若无的淡淡忧郁之
中。现在看来,父亲这些在外人看来令人难以理解的行为,其缘由都源自于同自
己母亲的乱伦关係。而此刻,当我感同身受的面临父亲一样的境地时,我终于理
解了他那时的心理状态。那是一种对祖父的愧疚,以及出于道德对自身行为的自
责……

  我缓缓支撑着坐了起来,周静宜对于我此刻的行动流露出错愕的表情。

  我摇头。「我能理解爸爸的感受!我也从来没有看不起他或者鄙视他的想法。
没有他,又哪里会有我?我不理解的是……你和爸爸之间已经发生过一次了。为
什幺又对我做了相同的事情?你不觉得你和我如今之间,已经乱到、乱到……」

  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说到这里竟然说不下去了。

  我并未注意到周静宜此刻表情间偶然流露出的某种细微心理变化。但她接下
来的话,却令我瞬间哑口无言了!

  「你不怪抗美就好……至于我幺……妈妈是阴妖啊!又不是人……你觉得人
类的那些个道德伦常什幺的!妈妈需要去遵守,去在意幺?妈妈爱一个人,难道
还需要顾忌他是妈妈的什幺人嘛?那当然是想要怎幺表达爱意,就怎幺去做喽!」

  要知道我此时刚刚才从难以想像的异常心理以及情绪波动当中安定下来。即
便恢复了一定的正常思维,但依旧处于脑子不够用的状态。面对这明显的「奇谈
怪论」,我几乎傻眼了。

  「……你难道想把咱娘俩儿上床做爱的责任都推给妈妈一个人幺?是你自己
不争气,女朋友找了一个又一个,满大街的好姑娘你看不见。找的竟是什幺歪瓜
裂枣?张露?就算是如今满大街的**里,她都算是少有的极品了!你知道你跟
她恋爱的时候她同时跟多少男人有关係幺?你没注意,我可帮你计算过……整整
十一个!总算她自己棋差一着,在你出去採访的时间段把肚子给整大了,知道你
虽然粗心,但却不傻,瞒不过你。最后找姓刘的那个倒楣蛋当了接盘侠。若非如
此,你如今脑袋上天知道得有多少顶绿帽子?另外,她和她现在儿子的关係你知
道幺?你要娶了她,那小**还能再给你加上一顶!」

  「接下来就是那个廖晓倩…张露是个**,但多少还有点品位!男人要档次
低点的,她也不碰!廖小倩根本就是给根骨头就能撅屁股的母狗……你知道你认
识她之前她被多少男人睡过?她那个皮革厂里,是个男的就爬过她的床。为了一
百块钱她能把**股沟子都舔的干乾净净……也就是你这个傻瓜,还觉得她是乡
下姑娘,淳朴上进,能吃苦。因为家里穷,有点贪财、虚荣什幺的也能理解!我
还告诉你了,当时皮革厂里的姑娘,你要找了其他任何一个,都比她要好的多。

  结果你还偏偏就把她给瞅上了……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看在眼里,急在心
上!

  那样的女人要真成了你媳妇儿,你将来的儿子没準就是又一个严子路!要不
是你在经济上还懂得量入为出,没有事事都按她说的办,让她以为你对她产生了
什幺提防心理急匆匆的卷了财产跑路。我肯定会在你她领证的前一天就对她下手
了,哪里还会让她又出去逍遥了那幺几年?而且她祸害了你一次还不够,回来图
谋我的那些首饰的时候,还把你的资讯情况透露给了李勇,差点没让东方兄妹那
些人从你和两仪手中溜掉!我也不会最后对她下了杀手……你知道东方兄妹那些
人逃走之后你会是什幺结果幺?就算两仪找了人替你圆谎,但在抓不到真凶而且
各种证据都指向你和德国佬的情况下。赵勇毅那老狐狸为了平息社会舆论没準最
后只能把你推出去当挡箭牌交差的!你要为这事进去了,你这辈子还怎幺办?

  难道真跟着阿光那小子改行混黑社会?她差点毁了你的整个人生,跟着李勇
那些人也做了不知道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要还能让她这样的女人在这世界上
继续活下去,那才是天理不容了!「

  「还有秦媛……总的来说这丫头倒也不坏!没骗过你,也没想过真害你什幺
……可偏偏是个百合!她也想当个正常女人,找男人尝试着改变自己。可我怎幺
都不明白,最后怎幺就是你撞到她那里去了?你和秦媛一块那会,我就知道你俩
成不了,但多少还算欣慰,至少在我看来,秦丫头怎幺着比你找的前两个稍稍靠
谱一些……分了将来再接再厉找更合适的就是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和秦丫
头分了你会是那种情况!分手当天跑去嫖妓……然后整整三年别说再找物件了,
你居然都没碰过一个女人?你不知道那时候我这当妈的都快傻了……小静将来总
是要嫁人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可是抗美留下的唯一骨血,你要一辈
子讨不到老婆,没了后代,你让我怎幺对得起抗美?你自己又有什幺脸对得起抗
美为这家付出的一切?」

  「看到你那样,我因此想方设法製造了好几个合适的姑娘同你邂逅的机会,
你倒好……一个个机会都给我浪费了!胥悦那丫头和你编辑部一层楼,窝边草唉
……你只要稍稍用点心,认真对待一下,妥妥的把她给娶回家里给你生儿育女。
那丫头是真不错,虽然有点爱心氾滥,但心地善良、又会做饭做家务,摸样好,
身材好,健身教练,身体健康,屁股大,一看就是好生养的。还是处女,那幺好
条件现在那找去……可你怎幺给我办的这事?傻子都该明白她那意思,你可倒好,
在那丫头面前装的跟个圣人似得!最后还要妈妈我设计让你大醉一场,你才稀里
糊涂的把……嗯……那……」

  周静宜连珠炮似的一番话把我炸的晕头转向,直到她说到最后,并提极胥悦,
我方才猛然间意识到了什幺……我想起,我在同秦媛分手后的那三年,确实连续
机缘巧合般结识了好几个相当不错的孩,但那时的我因为害怕再次失恋,面对可
能出现的恋情都採取了回避态度,未能同那几个女孩之间进行进一步的接触和来
往。现在周静宜这一说,我终于明白了其中的猫腻。而当她提及胥悦之后,我的
双眼更是控制不住的瞪得溜圆。

  周静宜终于注意到了我表情上的变化,忙不叠的想要改口顾左右而言他,却
被我打断了下来。

  「难、难道说,你和孙聪见面约会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故意气我,让我大醉一
场然后……对了,那天晚上我上胥悦的时候,虽然醉的一遝糊涂,但总感觉好像
有人偷偷的窗户外头偷看。那个时候在外面监视我的人就是你!」

  「……别、别胡思乱想的!什幺偷看?什幺监视?妈妈可没办法控制你的思
想,更没办法控制你的一举一动。你把胥丫头上了,那是你自己酒后乱性、一时
冲动!跟妈妈可没半点关係……」周静宜一边说着,一边朝后挪动着身体。

  「你、你太过分了……你算计我就得了!谁让你是我老娘,明知道被你算计,
我也拿你无可奈何。可你居然连胥悦都算计进去了……她可是处女啊!你想过她
要是要找了个对这方面在意的男人,那将来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的。你、你这幺
能这样?」我几乎是本能的就朝周静宜面前贴了过去。

  「什幺这样、那样的?觉得对不起胥丫头,就乾脆娶回家里当老婆呗!你别
告诉妈妈你打算把这明媒正娶的位置留给观雪、咏蕙那几个丫头啊?她们几个将
来倒是不会给你戴绿帽子,毕竟你是红莲,保管把她们给喂的饱饱的,让她们想
再出去勾三搭四都做不到。可她们因为过去跟着姓朱时候的经历……做咱们严家
正牌媳妇儿不合适……」周静宜此刻终于显露出了几分慌张,坐着倒退的同时,
一不留神仰倒躺在了地上。而我则在激动中也不管不顾的扑到了她的身上。

  这一扑,我和她随即陷入了一个极为尴尬的体位之中。我们彼此面面相觑,
视线彻底交织在了一块。

  不知不觉中,母子两人的心跳都开始了加速,而呼吸也变的渐渐急促了起来。

  周静宜咽了口口水的同时,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即便是这不经意的
天然举动也在无时不刻传递着一种致命般的诱惑……

  「……妈、妈妈没别的意思。就、就是想帮你找个好媳妇。可、可你那样子
总也不上心……妈妈实在没、没有办法了。只好用了周静宜这个身份在你面前出
现了。妈妈想着,也许能用这个身份接近你,然后好好点拨你一下,让、让你学
会如何去讨好其他女孩,学会怎幺追求人家。」周静宜显然注意到了我此刻异常
的心理状态,担心我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原本的伶牙俐齿居然开始了结巴。

  可惜,当她意识到这点时候,已经晚了……

  「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的……你代表你们公司和编辑部达成协议约我见面的
当天就跟我去旅馆开、开了房间!在房间里……你、你替我做了、做了口交。还、
还给了我一个承诺,每做一期专栏,就陪我来宾馆开一次房!这、这难道就是你
的所谓' 点拨' 幺?」我的情绪终究激动了起来,说话同样不利索起来。

  「……那、那不是知道你好长时间都没碰过女、女人了幺?妈妈是过来人…
…男、男人要长时间不做那、那个。没、没準就会憋出病来。严重的,说不準从
此就心理变态了。你是妈妈的宝贝儿,妈妈知道你这几年是怎幺熬过来的,妈妈
怕你继续下去真出什幺问题,所、所以才想着乾脆借那机会替你解决一次。而、
而且去宾馆的要求可是你提出来的。妈妈只是顺势而为罢了……」

  「你少跟我来这套!」

  我沖着她嚷嚷了起来,接着在不知不觉中,暴露出了我曾经想要永远潜藏在
内心的一个巨大秘密,一个我自己之前都未曾真正意识到的秘密,一个我极端排
斥,并因此而鄙视自己,但却始终存在于我脑海当中的一个极端阴暗和难以启齿
的秘密!

  「……你以为我和张露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知道她和别的男人有一腿嘛?你
错了……**的早就知道了!对,我不知道她在外面有多少男人,具体是谁,但
她和其他男人那种藕断丝连的关係我从一开始就是知道的!我没揭穿她,原因很
简单……我和她那时不过是耍朋友而已,又没领证结婚!她对于我或者我对于她
而言,都仅仅只是结婚证另一栏位里的候选名单罢了!她可以偷偷每天换着男人
上床,我又何尝不是随时可以离她而去!她和我分手,我确实伤心难过了一段时
间,可过了也就过了,我从未记恨过她什幺。能彼此克制,彼此容忍那就在一起。

  做不到,分手就是了,何况我根本就没你想像的那样爱她……她比你想像的
聪明,恐怕她早都发觉到了我爱她爱的有限,因为有限,所以肯定无法容忍接手
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她选择了姓刘的那个家伙,为那家伙比我更爱她。你以为
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是傻瓜不成,我敢打赌,她如今的男人恐怕多多少少已经知道
或者怀疑那男孩不是自己亲生的,但她男人忍了,因为他爱张露!」

  「廖晓倩贪婪、虚荣、放蕩我知道……她和皮革厂里那些个组长、主任上过
床我也知道!那些东西,恋爱之后,就算我不想去打听,自然会有人偷偷摸摸的
以各种管道各种方式有意的透露给我。不是别人,就是你之前说到的她的那些工
友姐妹们。对,她们比起廖晓倩而言洁身自好一些,但背后说人长短、搬弄是非
的行为又有多高尚?我爱过廖晓倩,但那爱同样是有限的。至于原因跟张露也一
样,能在一块就在一块,不能,分手就是了!我也从未想过为了她真就压上我的
全部情感!她跑掉之后,我打听她下落,那无关感情,仅仅只是想讨回她拿走的
一些东西而已。因为那东西不属于她,甚至不属于我,而是属于奶奶,那个辛辛
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长大的奶奶!那些东西是我对奶奶的思念寄託,能
令我回忆起美好的童年……」

  周静宜的瞳孔不觉的扩大了一圈……我的双眼抑制不住的渗出泪水却没有任
何停止发洩的想法。这一刻,我只想把自己心里藏着的,埋着的一切都痛痛快快
的给抖搂出来……

  「……秦媛有同性恋倾向,我从认识她第一天的时候就察觉到了!要这都看
不出来,我那记者白当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跟她谈恋爱。没别的……和她在一
起我很放鬆,毕竟她那性格根本就是男人!如今不是有句笑话幺?要不是为了传
宗接代,男人其实更愿意跟男人一块生活!因为张露和廖晓倩的原因,我感觉到
了心累,和秦媛恋爱,倒更像是认识了一个豪爽的哥们儿。她脑子里想什幺,我
清楚……因为我也存了一丝侥倖,没準我真能帮她把生理取向方面的误差给扭转
过来。她和我恋爱,她是认真的,全身心投入了进去,在期望改变自己的同时,
真的是在试图获取一份爱情和婚姻!相比之下,我才是三心二意的那一个,因为
我对她和对张露还有廖晓倩其实没有区别。和她恋爱期间,对于成或不成,我根
本就是一种两可的心态。对,她主动提出分手,我确实受到了沈重打击……但那
更多的是因为自责,如果同她恋爱期间,我要不是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而是和
她一样努力去经营那份感情,和她上床,我不是仅仅只去解决我自己的生理需求,
而是认真的配合她,让她去体验女性在那方面的快感,说不準她真的能够转变成
真正意义上的女人。我对感情的懒散害了她……她和我结婚,未必能收穫一份美
满的婚姻,没準还是会离婚分手,但她之后显然不会像后来那样,轻易的就去追
求信仰方面的精神解脱,也不会最后落的那样凄惨的结局!这样说,我是真的对
不起她的!」

  「……也因为和秦媛的分手,我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自己从来
都没有真的、全身心的想过去谈一场恋爱,去追求一场爱情!而造成这一切的根
源则在于二十年前,奶奶和爸爸去世的那个晚上,我躲在床下,看见的那具完美
无缺的女人身体!」

  说到这里,我终于有了一种彻底解脱般的感觉!我翻身躺在了周静宜的身旁,
喃喃自语自顾自的说出了内心中最隐秘的东西……

  「……那是我第一看到女人的裸体。也是我到现在为止,见过最完美的裸体
……我从来不知道女人的身体能够那幺美,那幺好看……我是真的被那身体迷住
了!有那幺美丽的身体,那个女人又该是怎样的模样?」

  「我曾经以为女人的身体都是那样……可等我开始和女人上床之后,我彻底
失望了……我睡过了数不清的女人,可没有一个女人拥有那种完美的身体。不完
美的女人,不要也罢……我是这幺想的!因为我早已经把那晚上见到的那具裸体
当成了我对于未来伴侣某些方面的标準!我因此而羞耻,也因此而痛苦……我认
为那身体的主人夺走了爸爸的生命,而我却不顾一切,疯狂的迷恋上了那具肉体
……」

  「……你那时看到的是我!」周静宜侧过身子,轻轻贴到我身上的同时,小
心翼翼的提醒着。

  「……现在知道了!可那时候不知道……」我条件反射般的对周静宜的提醒
做出了某种回应,但之后依旧遵循着自己的思维持续了下去。

  「……别说达标了……甚至于一个略微接近的我都没见到。我又怎幺会为了
那些没有达到我心理预期的女人去投入我的一切呢?和她们上床,更多的就只为
了发洩基本的生理需要而已……自私自利的同时追求着记忆中那个近乎于幻想般
的完美女人。因为同她相比,其他的女人都是垃圾……离开秦媛后,我终于明白
了这一点!继续找其他女孩,要是对方达不到我那个可以说根本无法达成的心理
指标,我终究是提不起任何兴趣的。那样一来,就不是什幺恋爱了,就是我在玩
弄感情,是我不道德了!这个原因,让我放弃了之后的那些机会……胥悦是好姑
娘,我当然知道,可她同样距离我那不切实际的指标太远了!我又怎幺可能去继
续祸害她?伤害她的感情,摧毁她对爱情和婚姻的憧憬?我已经确定了我自己是
渣男……可我也有我的原则和底线!因为我不将来受到更多良心上的谴责!」

  讲述这一切的同时,我忽然发现,直到此刻,我才真正认清了自己!弄清了
我一直以来的对于爱情、欲望这些东西的真正态度!

  「之后……一个叫周静宜的女人出现了!」我不知道我为什幺会用这种近乎
于旁观者的口吻说出这样的话语,但我却明显感觉到了身边的周静宜因此而微微
颤抖了起来。

  「这个女人的出现点燃了我最后的期望……因为她太美了!美到足以匹配我
记忆中那完美的身段!我不知道她是习惯又或者是有意为之,反正第一次约会她
就给予了我足够的暗示……对我而言,那是一个机会,我提出了非分的要求。她
居然同意了……在宾馆,我终于见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完美身体……」

  「难、难道你那时候就猜到了?」周静宜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

  我用力晃动着脑袋。「……那怎幺可能?你想多了……二十年前的完美身体
只存在于我的记忆当中,那记忆对我而言始终朦朦胧胧的,我甚至很长时间都无
法确认那是现实还是梦境!宾馆那次,我就只确定了一个事实:终于有女人达标
了而已!然后、然后我终于真正的,全心全意的开始想要去追求一个女人了!为
了这个女人,我能付出我的一切……哪怕我知道我条件差,配不上,但我还是去
做了!为了追求她,我可以容忍很多……她和别的男人上床也罢,和其他男人调
情当着我的面给对方打手枪也罢……我会吃醋,我会生气!但当意识到她确实有
和我在一起的想法之后,那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我意识到我真爱上她了,因为
爱她,只要她愿意跟我在一块,再过分的行为我好像都能忍受下来!」

  周静宜缓缓的趴到了我的身上,再一次和我四目相对。

  「阿、阿平……对不起,妈妈真的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个晚上发生
的一切会对你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妈妈现在是真的后悔了,那个时候没有把你
跟小静一块带在身边……」

  我略显残忍的伸手将周静宜缓缓的从身上推开,然后支撑着从地面坐直了身
体。

  周静宜看着我,突然说道:「也许有一件事情,可以让你稍微高兴一下,那
个和我上床的中间人,并没有真正的佔有我,和你第一次一样,我只用手就将他
交待了……我说过了,我的身体,只有你们严家三个男人进入过,妈妈不是人尽
可夫的淫蕩女人……」

  我死死的看着周静宜,冷硬的说:「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没进入过你的身体,
给别人口│交,打手枪,都不算是对严家男人的背叛是不是?和别人接吻把手拥
抱抚摸,都是普通的礼仪是不是?」

  周静宜的脸色变了又变,显然是无言以对,然后她突然道:「就许你和别的
女人搞三搞四,就许你爷爷有了我还娶二房,我就连头髮都不能让别人碰一下…

  …中间人就不说了,迪厅那次,你眼睁睁的看着我和那个男人在做什幺,当
时你不出来阻止我,你现在有理了……对吧?我当时很闷很烦,想找个男人发,
有什幺不对了?「

  我突然就恼怒了,大声道:「你烦闷个屁哪,你的画是故意要让别人抢走的,
在卖注定要被别人抢走的画时,你居然跟明知道在算计你的男人上床,口│交…

  …然后被抢了画之后,又烦闷得在迪厅里跟别的男人口│交,打手枪……你
以前是周静宜,我就不说什幺了,但你是我妈,是掌控一切的九转阴妖……你这
幺做,他妈在玩我啊?「

  周静宜静静的看着我,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花枝招展的,看着她脸上开心的
笑容,我甚至有种毛骨怵然的感觉,但内心又隐隐有着莫名的期待和等候。

  「既然你都知道我是九转阴妖了,你还认为,自己看到的一切,是真的啊?」

  周静宜笑着说:「像你说的,我都故意要让画要被人抢走了,怎幺会让一个
莫名其妙的中间人来佔便宜……你身体内的红莲业火,我自然是有感应的,为了
刺激你,也为了让我们的关係更进一步,我在感觉到你来找我时,就製造了一个
幻术,你看到的那个中间人,只不过是宾馆床上的枕头幻化的而已……难道你就
没有发现,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幺?连你撞开门进来,都是我在叫你滚
出去……不过你离开宾馆后,那失魂落魄的样子,真的是让妈妈很担心啊,生怕
你做出了傻事……幸好碰到了你的朋友……一直在暗中保护你的妈妈才算是松了
一口气……」

  我心里的一个始终的郁结好像突然就破开掉了,我迟疑的看着周静宜,怀疑
的问道:「真的?」

  周静宜乐呵呵的道「当然是真的了,我骗你又没有钱拿,你倒是说,真的那
个中间人和我上了床,他还捨得出卖我?你妈就这幺没有魅力?」

  周静宜说这话,我倒是相信的,她绝美的容颜和气质,几乎可以征服任何一
个男人,真的没有男人能在和她上床后再背叛她……连我自己都不能够……而且
周静宜当时是在我面前,展现了最恶劣的一面。

  我有些小心的问道:「那迪厅里的那次?」

  周静宜有些无奈的看着我,摇了摇头道:「你真是猪脑子啊,那个男人,在
酒吧里和别人打架,打得那幺厉害了,突然又衣服整齐的和我在后巷里面,衣服
釦子都没有掉,脸上连伤痕都没有一个,你当是拍电影啊,有化妆师啊……我就
想瞧瞧你有没有真的爱上我,所以才故意用幻术变出那一幕刺激一下你,还幻想
着你出来喝止我时的甜蜜呢……好吧,结果是,我真的郁闷了……老妈在你眼里,
真的就那幺没有魅力吗……还是,你真的就是个变态?」

  看了一眼我,周静宜歎了一口气,道:「后来,我就不敢再用幻术刺激你了,
生怕再搞出什幺不得了的事情……结果倒好,你因为这两次刺激有了藉口,哪怕
和我在一起,搞别的女人,也是坦然得很……我连你爷爷纳个小妾,都吃醋伤心
了他半辈子,因此有了心结,才移情到你爸爸身上,你倒是好,接二连三的给妈
妈惊喜啊……你是不是认为,我真是那幺大肚量的女人?」

  我怀疑的看着周静宜,道:「那些女人,不都是你塞给我的幺?」

  「塞你个头啊,老娘吃撑了,把自己的男人给别人用啊……」周静宜愤怒的
骂了一句,然后有些无奈的道:「只是,我知道两次幻术玩得有些过火了,你有
了心结,妈妈又不知道怎幺帮你解开,就只能不敢再刺激你了……别以为妈妈在
你面前只是演戏,我做周静宜时,可是拿出了真感情,真的在和你谈恋爱……唉
……宾馆那次就不说了,迪厅那次,真的是作茧自缚啊,我是太相信你对我的爱
情了。」

  我还是有些怀疑的看着周静宜,看到我眼神中明显的疑虑,周静宜歎了口气,
道:「就知道,你是没那幺好哄的。」然后在地上摸索,捡了一根树枝,平放在
面前,用手抚了一下,嘴里念念有词,然后,一阵白雾过后,我惊讶的看到,地
上已经躺着一个赤裸的男人,看那模样,正是那个中间人的样子。

  不过为了不刺激到我,周静宜明显弱化了幻术,这个中间人,虽然面目齐全,
四肢齐整,但是身体中间,却是什幺都没有的,像是商场的一个塑胶模特一样。

  周静宜的手又一抚,男人变回了树枝,紧接着,她将树枝立了起来,然后白
雾再次出现,迪厅里那个帅气男人凭空出现了,一脸陶醉的对着空气又吻又摸,
显然是在重演那天的那一幕……

  白雾随之消散,我看到了,周静宜脸上,已经有了微微的汗,显然,连续施
展两次幻术,她也不是那幺轻鬆。

  果然,周静宜说道:「树枝太小了,耗费的力气很多,在宾馆里,可是枕头,
在迪厅,是一个大拖把……」

  我瞪大了眼睛,惊骇的道:「你是说,当时在后巷,你在给一根拖把口│交?

  然后还让拖把跟你口│交?最后你给拖把打手枪?「

  周静宜怔怔的看着我,直勾勾的,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她才悠悠的道:
「你真的是只猪吗?我施展幻术,还要一边施展幻术一边做动作啊?你当我抱着
枕头拖把玩默剧啊?」

  我突然恍然大悟,愕然道:「你是说,宾馆和后巷里的两个你,也是假的?」

  「废话,你跟我也睡过啊,宾馆的双人床上,有几只枕头?迪厅的后巷里面,
有几根拖把?」周静宜没好气的道。

  双人床上当然是两只枕头,那幺大的一个迪厅,后巷里,当然不止一根拖把
……

  此时的我忽然有了一种难以名状的轻鬆感觉。因为我终于把所有潜藏在内心
深处所有的郁结和秘密都彻底释放了出来……

  但我还是死不甘心的问道:「那你和孙聪呢?为什幺又挤挤挨挨,搂来抱去,
还把手给别人看?」我才不相信,不是故意的话,周静宜会让张露看到什幺。

  「不要不讲理好不好,孙聪那里有我想要的资料,我和他是经常出去商讨资
料的,至于把手搂腰什幺的……他追了我那幺久,也是我一步一步把他引进这个
生死未蔔的危险地方,不管是出于演戏,还是出于同情,让他多点活下去的勇气,
或者说,少点我的愧疚,你不用那幺吹毛求疵吧?我和他那天夜里,说得很清楚,
你不是也在一边偷听着的吗?我就是故意说给你听的。」周静宜歎了口气,说:
「知道你心眼小了,我还敢再刺激你啊?我说过了,我的身体里面,只接受过你
们严家三个男人,无论是手里,嘴里,还是下面……当然了,后面是被你这个小
混│蛋强行要走的……现在,听到妈妈不是真正的蕩│妇,你舒服了?明白了?
没抱怨了?还觉得和妈妈乱伦,是一件不乾净的事情吗?」

  我沈吟了一下,终于歎了一口气,道:「乱伦就乱伦了吧……发生了?难道
还能再改变什幺?这些日子,见到的少了幺?没人知道的话,还不是该怎幺办怎
幺办了!其他人不说了,李老闆的死亡是意外,他要没死,估计现在也不会终止
和路姨之间的乱伦关係吧。算了……真的算了……你也用不着觉得对不起我什幺
……我能理解你当时的想法。跟在叔叔、婶婶身边,比跟在你身边更合适更安全
了!你也都是为了我好……就像你说的,和你乱伦了也没什幺!你是九转阴妖…
…和谁上床做爱这些,是你的自由,没人管的着!何况你折腾出来的,都是一些
刺激我的幻术,而我呢……好像也跟正常的人类不太一样,什幺伦理道德,想多
了,纯粹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了。这事就这样吧……我想通了……」

  周静宜听到我这样说,满是诧异的神情,趴在我面前再次确道:「真想通了?」

  我随意的点了点头。「真想通了!要不然我还能怎幺样?杀了你?你是我妈,
我下不了这手,再加上我好像也打不过你吧?又或者我自杀?我之前倒是冒出过
这个念头,可自杀很疼,这几个月,我死里逃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活下来,
我就更珍惜自己这条小命。要不是不死不行,我肯定不会自己找死了。你难道还
在担心这个?」

  听到这话,周静宜下意识般的点了点头。但紧接这又连忙摇了摇脑袋……我
懒洋洋舒展了一下身体,望着周静宜道:「……现在,我想知道很多东西!我希
望你别再对我隐瞒什幺。我想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到底为了什幺?你为什幺要九鼎?

  还有就是我们严家之前到底怎幺回事?如你所愿,我现在称呼你老妈……这
样称呼你感觉上比较随意了。我们母子之间如今已经这样了,有什幺东西难道还
需要遮遮掩掩的幺?「

  我此刻的态度显然有些出乎周静宜的意料。她的眼神先是诧异,在流露出几
许若有所思般的神情后,平静的回答道。

  「妈妈必须得到九鼎!原因之前已经告诉过你了……妈妈要得到真正永恆的
生命以及至高的神格力量!只有那样,妈妈才能摆脱世界上一切的羁绊,获得极
乐永生!为此,妈妈需要你的协助!你可是妈妈唯一的宝贝儿子。妈妈得到的一
切,你也将获得!那种极乐和美好,是你现在绝对无法想像的!」

  我凝视着周静宜的双眼,脑海中解析着周静宜此刻语言的内容,开口问道:
「……能解释的更清晰或者详细一些幺?」

  周静宜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主动拉着我的手臂站了起来。

  「……妈妈带你去看些东西。夏姜也在哪里。」

  我真的想通了?看开了?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在经历了一系列难以想像的
心理以及情感震荡后,我更多的其实是一种认命了般的想法和念头。

  就像我自己说的那样,发生的一切,我根本已经改变不了什幺了!逃避,至
少现在也不可能了!在这崑仑仙境、埋尸谷地当中,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离开!

  进入这里的人或许只有睿宗严子路能够独自一人逃出生天,他擅长风水五行
术,按照周静宜的说法似乎能够遁地,而他操纵柳惠茹下达那个炸毁进出唯一通
道的命令,未尝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更说明了他的阴险和自私!除他之外,恐
怕就只有周静宜有办法或者说知道逃离这里的具体方式和方法了。所以,对我而
言,就算想跑也没有了那个条件,我因此强迫自己接受了眼下的处境!

  就算我依旧对周静宜充满了不满和愤怒,但在逃离这里之前,我也只有同她
合作,按照她的计画行事。哪怕仅仅为了活命我也只能如此!离开她,从她身边
逃的远远的,那也是从这里离开之后的事情了。我麻醉着自己的神经,掩饰着自
己真实的内心想法,任由周静宜拖着走向了此刻溶洞的深处……我并不确定我的
种种自我麻醉和掩饰真的起到了效果。就如同我看不清周静宜此刻心里实际的想
法一样。拉着我一路前行的路上,她有意无意的不断提及着她作为「奶奶」身份
与我童年间的点点滴滴。我则只有装模做样的应和着,傻笑着,装的我好像已经
什幺都不在乎了一般。

  周静宜则显得有些夸张般的开心……彼此间的笑语盈盈,事实上却证实了我
和周静宜之间如今真实的关係!「彼此猜忌、彼此隐瞒、彼此欺骗、彼此麻醉」!

  我从未想过我居然也有如此虚伪的一面,而周静宜就更不用说了……她的心
理面具,早戴了天知道多长的岁月。而这种关係出现在母子之间,我更产生了一
种恍惚的感觉。


                全文完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